腊月二十九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wanglajiu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流水有痕[189]

2011-01-30 13:44:30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随笔 | 浏览 15691 次 | 评论 0 条

流水有痕[189]

123日,多云

远山迢遥,乡路人如潮。

故乡,是你远离以后才会逐渐懂得的地方。

已经闻到年味了。这一刻,你不会再留恋城市的繁华,你渴望回乡,即便故土依然贫瘠,却依然是最温暖的港湾。这一刻,你看到呼啸的火车、奔驰的汽车就格外亲切,你背上行囊,挤上一辆车,翻过一座又一座苍茫的大山,黄昏时,你看见远方星星点点的灯火,袅袅炊烟,心底便涌出一股暖流,仿佛爹娘、爱人、孩子、昔日同窗就在眼前,欢聚的时光就在眼前。

莫说长年累月在外漂泊的人,即便短期离乡的也如此。记得有年母亲来此小住,还只个把礼拜你就看出了她内心的不安。你带她到大商场转,灯光炫目,电梯头晕;你带她到大超市逛,她说东西看得人眼看花,不如家里的小菜场便宜新鲜;你上班去了,她说太安静没人说话;你不要她做事,其实也没什么事,她一天到黑手脚不知往哪里放......

我想,母亲她是住惯了青砖黑瓦,灰白高墙的老宅子,听惯了凌晨的鸡鸣,夜里的犬吠,看惯了左邻右舍的喜怒哀乐;她惦记那盆冬季里开满花的蟹爪兰,午后天井里那一抹暖洋洋的阳光,老屋里弥漫的那些数十年积累的说不清楚的气味......我转念又想,我这里地方虽大,但家却很小。老家地方虽小,那里却有个祖辈延续下来的大家。母亲是想念大家了。

给母亲电话,不及我开口母亲就问回来么?我略有迟疑,母亲心里明白,晓得我四脚朝天的在忙,就说不回也好,屋里这边结了冰垢子冷得很,十几天了雪都没融,路上不安全。不用说了,母亲清楚我心里其实是想的。

于我而言,今年岁末的时光就如那要挤尽的牙膏,格外干瘪。大概也有个三五天休息吧,可乡途太长,若匆忙回乡一两日不得尽兴,不如安心忙完再休长假。好在我辈兄弟姊妹多,母亲过年不会有寂寞的。

周围渐渐地静了下来,都走了。我回不了,心便放了下来,年味也渐淡去,不似要回的人那般地兴奋,睡不着。

只有淡淡的乡愁萦绕。

除夕那日,我只能听闻爆竹声,一梦行千里了。

124日,霾

盘点2010,先是把端了十几年的饭碗扔掉了,说扔了是大话假话,其实也有些无奈。自在悠闲了几月后经人举荐在这里揾到了这个很责任很幸苦的事,虽然报酬不及从前,却意义非凡。完了后的今年末可能再次面临变故。总的来说,不失意不得意,也不想后来的事。我是个愚钝的人,好在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,所以从不敢轻举妄动,一路虽也有小波折,但还算从容。HNTV天天兄弟说,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。天天向上很幸苦,其实,顺应自然的起伏变化就是天天向上。

127日,霾

冬天的阳光真好,我在太阳底下走着。

岁末前的这一波寒流是几十年来不多见的,连冬季一向温暖如秋的深圳也是如此。前一向毛衣足可御寒,时下羽绒衣也只有七八分的暖和。心里就嘀咕,莫非近年频繁的极端天气和地质灾害真与2012有关?

玛雅人有句名言:“地球并非人类所有,人类却是属于地球所有”。这与我们说地球是人类的母亲是一个意思。然而,我们不过是嘴巴子上说说而已。地球资源就如自家笼子里的鸡鸭,宰杀随意。地球身体不舒服了,于是,火山喷发、冰山消融、洪水泛滥,还有地震泥石流极端气候......

如今猫都懒得捉耗子了,什么事不可能发生?

超自然的索取导致超自然的灾难,或是自然生态的一种无奈的平衡方式。你滥砍滥伐滥挖滥建滥用权威,我就来场洪水来场泥石流来场地震让你毁于一旦,让你远远地走开。

人类的物质生活今天比昨天好,昨天比前天好。可悲的是,人类已不知天高地厚,不知风月之美了。好日子总有到头的时候,总有个逆转的时刻到来。所以,信不信玛雅人的预言已无关紧要了,要紧的是人类要放下妄为的胆子。

在今日看来,古时杞国那个怕天塌下来怕地陷进去的人的担心是有些理由的,但恐怕不少人的意识就如那个劝他的人所说,塌就塌吧,反正也不是哪一个人的事。

如那杞人,忧天忧地的意识我也是有的,但我不恐慌。时下的心里反倒有种莫名的期待,但愿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有个新起点,从此和谐平安。

 

二〇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桂花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流水有痕[190]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wanglajiu

我说的话,有一半并无意义,但我还是说了,为的是让你听到另外一半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